PutDownYourWeapon

PutUpYourWeapon






大噶好,我不仅沙,还很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比例崩坏的摸鱼,画给所有朋友!

多谢款待,我饱啦!

【900G】一个见面的片段(好像和审讯没太大关系?)

一个战争设定(想搞二战AU)的900G片段:

       他盯着刚被带入审讯间的那名被俘虏的敌方上校,笑容变得愈加古怪起来。

      现在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人了。

     “Reed上校?“奈因斯试探性的看向他,但他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是以一种奇异的放松的姿态,耷拉着双腿端坐在那把看上去快要散架的破木椅上,一直盯着奈因斯。

      看到盖文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奈因斯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他并没有想好该怎样再一次面对将近一年没有见到过的故人,不,应该说是恋人。

       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在这种敌对的尴尬状态下,和曾经最亲昵的人在冒烟的枪口和随时都可能从天而降的炮弹之下相逢,更别提现在盖文已经成了俘虏了。

       他必须对盖文保持一定的戒心,尽管他不想这样。

       “盖文,过来。”奈因斯胡乱的抓了抓头发,冲盖文说道。

        盖文笑了起来,没声没响,只是咧了咧嘴角,露出标志性的两颗小虎牙,眼睛里的光仍然狡黠。

       他缓缓的站了起来,用力的一撑,椅子稍微小摇动了几下,随着几声刺耳的声音后就停止了颤抖。

        他听见军靴踏在地板上的闷声,一下又一下的踢乱了他的思绪,他根本无法从中提取任何能够组成一句得体且完整的话语的词汇。

       奈因斯深深地将一口气压进肺里又吐出来,略带暖意的湿气滑过口腔,让他想起了最后一次和盖文在橡树下的吻。他看到盖文昂首向他走来,似乎那并不是一个囚徒该有的姿态,这么看上去貌似奈因斯才是被拘捕的那个。

     出乎奈因斯意料的是,在这尴尬气氛中,盖文倒是开了口,他说道:“好久不见,奈因斯上校。”

       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已经牢牢地站定在了离奈因斯仅仅半个手臂距离的地方和奈因斯大眼瞪小眼。

     “RK900?这是他们给你的编号?真是有够傻的。”盖文不无嘲讽的说道,仿佛还想要添油加醋一般,他伸出手弹了弹那块金色的印着RK900字样的胸牌。

      就像是盖文走到他面前一样顺理成章,奈因斯如同行云流水般掏出了别在腰间的枪抵在了盖文的眉心。
 
      “你敢开枪吗?”盖文将双手环绕在胸前,他尽可能的表现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但他的手心已经出了不少汗,指尖发凉,心也突突的迅速跳着,他心里没底。说实话,直到这把枪的出现之前,他都敢说奈因斯并不会伤害他,他也不知道从进房间之后他哪来的自信。

       看来他有可能预判错误了,他攥紧了拳头。

        分离了这么久再加上战局的变化莫测,人约莫也会变的,即使他根本就不相信奈因斯会大变性情。实在不行反正也只是一条命搭在这里,不过在这种状态下被自己的爱人杀死真的堪比一场滑稽的悲剧默戏。

       “你觉得呢?”奈因斯挑了挑眉毛,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

        “我赌你不敢。”

       奈因斯的表情有些松动,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猜的不错,和你以前斗鸡时押的一样准,放松点。”

        盖文悬着的心落了回去,但眉心上指着他的枪并没有被撤走,而是游移到了他的唇上,生硬的抵着。

       他望着奈因斯并没有放在扳机的手,心中充满了疑惑。

       “舔湿它。”奈因斯命令道,并将枪口塞进他的嘴里。

        枪有些硌嘴,盖文只感觉到口中冰凉的不属于这个季节的触感,他白色的衬杉上已经微微的冒了些汗。

       盖文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但还是照做了,他一寸一寸的舔舐着枪上的纹路,像是要刻意模仿交媾一般,舌头灵活的在枪口里进出,又冷又硬的手枪似乎也染上了属于盖文的温度一般,不一会儿枪口就变得湿漉漉的,就像之前为奈因斯做的那样,他在枪口舔了一圈,并轻轻的亲吻了一下,算是宣告这个给予枪的深吻的结束。

        奈因斯的的目光沉了沉,似乎呼吸有些加重了,热流似乎在冲击着他的小腹,而盖文如同挑衅一样的对上他的视线。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把枪放回了腰间。

         他没有告诉盖文,自己早在进审讯室前就把枪里面所有的子弹都扒了下来装进了自己的皮口袋里,尽管他的袖中仍然藏着迷你军刀。

        盖文轻笑,动手解开了他的衬衫,露出里面结实的小麦色肌肤,他将奈因斯的手放在了上面许许多多伤疤中最狰狞的一条,不同于那几个子弹留下的伤疤,这个似乎是冷兵器造成的。

      长长的一道疤,从左胸划到右胸,斜向下延伸。

       奈因斯先是不由自主的用指腹摩挲着,然后也开始用舌头去描摹,引起了对方的一阵战栗,他舔吻过盖文上身所有的伤痕,希望这样就能把那些过往覆盖,盖文发出断断续续的低沉闷哼,就像发情的野兽压抑着他的欲望。

         “脱掉裤子。”奈因斯的手已经扶上了盖文扣的一丝不苟的的皮带。

          “如果我说不呢?这种情形下我可是一点性趣都没有。”盖文佯装平静。

          “我相信你的伤疤不止上面那一点,况且......你看,你已经硬了,不是吗?”奈因斯恶劣的抓了两把盖文的裆部。

        “他妈的,你找我来不会这是为了叙旧吧?” 盖文开始骂骂咧咧的解皮带,他有些急躁。

       “我相信你比我更清楚,不是吗?”

(这个段片送给级月老师了,深夜突发产物,刚才睡不着才写的,现在我好困哦,就写这么多了,谢谢大家点进来看,爱你们❤ BTW@级月今天也很瘫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神奇的事实:
为什么九百盖的画基本全是糖,但是现在文里面带着的刀却多了起来呢😭

是级月老师画的签绘呜呜呜呜我爆炸喜欢了!!!!超级棒呜呜呜呜!!!这个老罗还有他的孩子和九百盖都爱了(哭泣)

今天是不修边幅的疲惫颓废流泪老罗😭
物理难傻我了

还在写给级月的那篇九百盖

千涔的众多平行世界中的一个故事梗概

根据列表测试的关键词写出来的产物,很无聊的,大家当睡前故事看看吧(反正没人看哈哈哈哈哈哈哈)

关键词:杀人魔,爱,悲伤,好吃的,冷风 子弹,奶油,外套,太阳系。

  一个拥有爱的杀人魔先生喜欢储存好吃的东西,有一次打开后院的食物储存箱发现了一个孤儿(小乞丐)偷偷的在里面吃东西。

鬼使神差的他没有杀掉孤儿, 反而动了善心要养他。 可是孤儿很悲伤, 因为他一直在寻找的东西还是没有找到。 只是有人告诉他那样东西在杀人魔先生的家里, 他就偷溜进去了。 后来被那位先生收养之后, 翻遍了整个家都没找到。

他伤心又难过,从没有展现过笑意。

直到有一天,杀人魔先生给了已经快要成人的孤儿一颗子弹,并且给了孤儿一整瓶奶油,那是杀人魔先生曾经最喜欢的牌子的奶油。

他没有说什么,但是聪明的孤儿发现了子弹里面有东西,那颗子弹纤长的不同寻常。他小心的拆开来,是一卷已经泛黄的纸页,纸上面的字已经模糊不清,曾经告诉他那样东西的人说只有在有冷风吹过的地方用火烧灼才能看清楚那上面的字。

他最终看清了上面的字,那是一封遗书,那封遗书就是他父母留下的,他一直寻找的,他知道自己的父母离去了,可他还是想找到他们的埋葬地。

他去问了杀人魔先生,杀人魔先生对他说自己也不清楚这个是怎么来的,只是依稀记得有人转交给他。转交给他那颗子弹的是一个陌生人,让他在少年快到成年的时候给他。

孤儿知道了那是一封来自父母的离别信,为了能在任务执行前不透露任何信息,政府一直监视着他们的一言一行。
他们执行的是测试任务,需要尝试政府未公开的空间跳跃技术,他们将重新分散成碳基,他们是打算从太阳系跳到银河系。

孤儿选择去做宇航员,追随他父母的步伐,弄清楚怎么回事。可是等到填表的时候他犹豫了,他想起了正在老去的杀人魔先生。他最后还是选择了普通项目,
并没有参加空间跳跃项目。

当他在宇宙中欣赏太阳系的时候,孤独的舱内氧气,难过到他缅怀起了抛弃他的父母,然后他想起了那瓶自己带着的奶油。

他决定和他的已经飘散在不知道那个宇宙角落的父母说再见,为那场起点是太阳系,没有终点的未曾被报道的悲剧办一场回忆的葬礼。

他把杀人魔先生给的奶油挤在了半空中,写出了信上父母落款的名字,然后啊呜一口吃掉了。突然的所有悲伤都消失了,望着美丽的地球他的心情很舒畅。

然后他穿着宇航服来到舱外,用尽全力对太阳系大喊:“再见啦,我爱你们!!”之后心满意足的回到了舱内。

然后开始回想起杀人魔先生曾经为了逗他笑干出的许多糗事,他开始想念了。他不知道,从养他那一刻起,杀人魔先生杀人的次数减少了,现在杀人魔先生只杀委托他把自己杀掉的人了。

返程后从恢复中心离开,再次见到杀人魔先生的时候,杀人魔先生递给了他一件和自己身上一模一样的黑色风衣,只是型号不同。

杀人魔先生用温和的语气对他说:“孩子,和我一起回家吧,我已经做好了好吃的,快点来吧。”

少年,哦不,应该叫青年了,对他露出了十几年来年来最真挚也最快乐的笑容,对他说:“嗯,顺便,您给我的那瓶奶油非常好吃。”

“喜欢就好,可惜现在那个厂家不生产了。”杀人魔先生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和青年并排走。

“不过没有关系,总归还是要及时行乐嘛,过去的东西就让它过去呗,不过真没想到你小子现在还是没长那么高。”杀人魔先生拿手胡乱的比划了一下。

“那是你太高了,我不是我矮。”

青年走路有些打晃,可能是刚从恢复中心出来还没完全适应重力。杀人魔先生把他背了起来,就像一对朋友,也像一对真正的父子一样,两个人的影子在落日的余晖下被暖风薰的模糊又温柔。

END

塔斯生日快乐:

画给朋友的ER,动作有参考,画得像屎一样。。。是真的gay shit,算了就这样,打死我都不打tag(撞墙)我赶紧睡觉去!

感觉900G特别适合那种两个都很糟糕的人相互救赎的那种梗。

900不算糟糕的人,但是非异常化的话那充其量可能也只是一台冷酷的兵器。(但若是作为一个什么都不明白,什么都漠不关心的“人”来说其实就很糟糕啊,而且如果引导错误还会使他变得偏激(没有人能教会他去爱,去体会人类的情感)。

若是这样,他其实可以从盖文那里学到一些好东西。(毕竟盖文算是个人,我就不信盖文连一点点美好品质都没有)

那么,异常化的过程也很能体现仿生人身上与生俱来的美好品质,设计者本身也是在追求人类身上的美好品质,而不是把人类所有品质(无论好坏)都加装在他们身上。仿生人身上有种特别的忠诚和温柔,感觉盖文会比较吃这种???

毕竟一个野心勃勃的社畜(NTM),本身就对现实不满意但还是会很负责的努力工作,他的野心还没有没浇灭,只能说明他是一个征服欲很强的人(大概吧,我瞎说的啊),而那种比较能服软的反而可能更加的能令他感到骄傲,以及满意。

但他终究是会受环境影响的,我在想,如果有个人能忍一忍他的烂脾气陪着他会不会好一些。

所以我BB了这么多还是没有想好给朋友的那篇900G怎么写。

好想搞一个男友力超高的盖文。
因为一直都是九百男友力超高的,非常想看他俩互相护着对方了,靠!

These fucking bands saved my life.
I love them.